专家团 服务电话:18111222406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招生简章 >

贵阳行知科技职业技术学校怎么样(贵阳行知科技职业技术学校乌当区)

招生简章 | 四川升学之家 2021-11-11 09:40

贵阳一学校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毕业典礼最后,杨校长抓起学生们的手,高举头顶,唱起了学校校歌。)

卢台健这一个月都很忙。这个贵阳行知科技职业学校2016届毕业生,除了要准备毕业手续之外,还得排练节目,为毕业典礼做准备。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次毕业典礼上,大部分的毕业生们都在舞台上哭了。

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贵阳一学校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杨校长为学生们戴上了“光荣毕业章”。)

5月21日,一场别致的毕业典礼在贵阳行知科技职业学校举行,这一届毕业的学生总共才52人。但谁也没有想到,参加他们毕业典礼总共有400多人,挤满了整个礼堂,参加毕业典礼的,甚至还包括许多知名人士。

卢台健是毕业典礼的主持人之一,他对此也有些意外,“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

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文史馆馆长顾久、知名贵州籍导演陶喜明,以及彭文军、刘芳在内13位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和贵州省劳动模范等都参加了这次毕业典礼。

贵阳行知科技职业学校校长杨昌洪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这次毕业典礼,是给毕业班学生们上的最后一堂课,邀请这些道德模范和嘉宾来,让他们感受到自己不是孤独的。还是有这么多人人士在关心他们,他们不是一个被冷落的群体。

专收“问题”学生

不放弃每一个孩子

贵阳一学校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毕业典礼最后阶段,毕业学生们纷纷落泪。)

在毕业典礼上,除了当主持人,卢台健也表演节目,他和队友们表演的七星拳,在舞台甫一亮相,就赢得观众的喝彩。但是,台下大部分的观众们并不知道,这位在台上说着流利的普通话,并且多才多艺的男孩子,在进入这所学校之前,竟然是一位“问题学生”。

“初中的时候,和别人一起,抽烟打架。”卢台健说,说起来有些惭愧,那时候的自己太不懂事。

据了解,这所学校是杨昌洪在2004年创办的,建校之初,他的理念就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这所专门招收“问题”学生的学校,很快在贵州出了名,许多省内外的家长把头疼的孩子送到了这所学校。

顾久说,这所学校没有非常漂亮的校舍,没有广阔的、非常窗明几净的图书馆,但是老师们是有爱心的、是有责任感的,他们首先就是愿意带头做好人的,他们关心着每一个孩子的成长,永远不抛弃、永远不放弃,如果用这个标准来衡量一所学校的话,这个学校一定是中国最好的学校,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学校。

然而,这所学校面临的现实问题是,没有固定的校址,到现在为止,杨昌洪和他的教师团队们,已经搬了四次学校了。

摘下肩章的那一刻

所有毕业生们都哭了

贵阳一学校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相声表演。)

这次毕业典礼上,还有一场特殊的仪式,摘肩章。这项也是这所学校的传统,每一届学生的毕业典礼,都有这个环节。

杨昌洪说,进校的时候,他们的身份是一个叛逆、懵懂的少年,通过一个多月的军训,他们获得改变,他们发生了一定转变,就由老师们亲自给他们佩戴上象征“责任担当和使命感”的肩章,这是一种责任的标识,会在肩膀上陪伴他们三年,告诫他们,这三年懂得用肩膀担负责任。而当学生们毕业的时候,老师们又会亲自给他们摘下肩章。这是因为随着毕业,表示他们成熟了,不再需要有形的标识提醒他。

仪式上,全校老师以及道德模范等嘉宾们在台上站定,毕业班的学生们依次走上台,让老师们把肩章摘下来。那一刻,老师学生都哭了,毕业生们紧紧的抱着面前的老师们,迟迟不愿离开。这成为一个最让人动容的“节目”。

多位毕业生们都表示,自己当时哭的原因,是舍不得这所学校,舍不得这里的老师。

特写

“5年后,我们来修学校”

贵阳一学校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来自哈弗留学生的祝福。)

5月24日早上,毕业典礼举办的三天后,是毕业生们离开学校的日子。吴霞一早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一个背包和一本毕业纪念册。当她走到教学楼前的走廊时,眼前的一幕让她震动不已。

校长杨昌洪、全校的老师还有所有的师弟师妹们,全部站在走廊的两边,使劲的鼓掌,雨下得很大,虽然他们手里有伞,但没一个人撑。

吴霞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她从来没有这样被重视过。

初中的时候,和英语老师吵架,很少去上课,到网吧晚以及打台球,还甚至曾经撕过书,自己也因此被称为“问题学生”。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初的自己特别幼稚”吴霞说,来到这所学校之后,她开始慢慢改变。

“在这里,老师没有任何偏见,都是公平对待。虽然偶尔也会顶几句,但从来都没有和老师发生过争吵。”吴霞说,她还找到自己的兴趣,因为普通话不错,而且性格也活泼开朗,开始主持学校的一些大型文艺活动。

这样的感受卢台健也有。“比如老师都是和我们同吃同住,时不时还跑到我们的寝室‘蹭睡’”,卢台健说。

让卢台健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清理下水道行动。

贵阳一学校52人的毕业典礼 来了一群“大腕”

(摘除肩章那瞬间,学生与杨校长都留下了眼泪。)

当时到达地点之后,老师二话不说就直接跳到下水沟里,开始带头清理。卢台健当时心里想,老师能做到这个份上,自己心里也是服了。

这次毕业典礼,学生们以到外面拉赞助等方式自筹资金,结束之后,还剩下1000多块钱,他们把这笔钱郑重的交到杨昌洪手中,这是迎接新生的基金。

杨昌洪说,自己没能给学生们一个固定的学校,感觉很惭愧。这一次在修文小山坝的一个矿区的学校,已经有了三年的历史,但也面临着房租到期,可能又得搬了。他在毕业典礼上承诺,2年内,一定要修上一所好学校。但资金的缺口仍旧很大。

毕业的学生们似乎都懂杨昌洪的难处,他们在车上大吼,“杨校长,5年后,我们来帮你修学校。”(文/本报首席记者 刘佑清 图/本报记者 杨兴波)

在线快速报名
  • 姓名:
  • 性别:
  • 电话:
  • 学历:
  • Q Q:
  • 专业: